快捷搜索:

最新!“圣瓦伦丁”停业,新东家即将入驻!

今年7月,青岛“圣瓦伦丁”项目老板胡顺兴不幸离世,关于影楼拖欠租金以及员工工资等财务不良状况的消息随之甚嚣尘上。

图片

在圣瓦伦丁庄园里,近200名员工心里同样没底:“老板不在了,公司没人管,我们的工资怎么办?”员工被拖欠工资数百万元以及土地租金拖欠近千万元,黄岛秉正法律服务所所长刘华明受委托代理这起案件,代表员工向劳动仲裁和法院分别提起仲裁和诉讼。黄岛法院劳动争议速裁团队提前介入,启动诉前财产保全,将涉案财产全部查封。在进入诉讼程序后,济南一家同类型企业伸出橄榄枝,达成了初步投资意向,胡顺兴的女儿胡女士也同意作为案件当事人参与案件。

目前,所有拖欠的员工工资和土地租金达成和解且支付完毕。新东家入驻后,这个国家3A级景区也将迎来它的“新生”。

图片

黄岛法院提前介入,启动诉前财产保全。

200多人遭遇集体欠薪

2018年7月20日,青岛“圣瓦伦丁”项目老板胡顺兴离世,他生前的所有产业陷入混乱。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王台镇的圣瓦伦丁庄园法定代表人也是胡顺兴,老板的骤然离世令庄园员工们措手不及,截至2018年7月20日,这些员工均被或多或少拖欠工资,而他们多数是附近村民,不知道如何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

自7月26日接到这起案件,黄岛秉正法律服务所主任刘华明就始终处于极度忙碌的状态。在这起案件中,他为庄园员工提供无偿法律援助。据刘华明介绍,“圣瓦伦丁”拖欠劳动报酬案件涉案人数共216人;符合仲裁受理程序者111人;超出退休年龄欠款共计105人;涉案公司分别是青岛圣瓦伦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圣瓦伦丁旅游有限公司、黄岛区圣瓦伦丁婚纱摄影馆、青岛市市南区圣瓦伦丁数码摄影馆。能够通过劳动仲裁受理的都是劳动关系,超出退休年龄的员工与公司之间则属于劳务关系,需要通过诉讼解决,不同情况适用不同法律规定。

“摸清每个员工被拖欠的数额和情况是工作的开始,但庄园的管理已经陷入混乱,当务之急是启动保全程序,尽最大努力防范‘圣瓦伦丁’的资产流失。”8月初,刘华明建议当地政府协调法院快速启动相关的保全程序。

图片

一百多张封条保全财产

案件立案后,黄岛法院劳动争议速裁团队提前介入,团队负责人鲍广平了解到,庄园的财物有的价值不菲,由于债权人众多,有被哄抢和破坏的危险。为保障权利人的利益,黄岛法院经过梳理后发出公告:赵某某等211人向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部分通过青岛市黄岛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委托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青岛圣瓦伦丁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及该公司关联企业名下的银行存款、负责人人身保险所涉保险权益或对同等价值财产。法院依照有关规定查封了被申请人所有财产,查封的财产未经法院许可,不得转移、隐藏、损坏、变卖。在公告后面附有圣瓦伦丁固定资产和车辆、动物保全清单。

图片

8月16日,黄岛法院法官到庄园内将所有涉案财物均贴上封条,黄岛法院副院长徐敬峰告诉记者,当时光封条就贴了一百多张。

在财产保全过程中,庄园里养殖的野生动物成了大难题。记者了解到,曾经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有长颈鹿、羊驼、鸵鸟、孔雀、牦牛等,这些动物在购买时价格不菲,所需要的饲料一天就需要花费数千元。胡顺兴去世后,庄园没有了管家,饲养的费用也供应不上,负责养殖这些动物的员工自己出钱支撑了一段时间,最终也无法维持。在征得员工代表的同意后,在法院的主持下,对这些动物进行了拍卖。

图片

图片

积极协调促成案件调解

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又遇到新难题,由于公司都是胡顺兴自己说了算,另外一名股东藏匿,继承人一开始也不愿意露面,因此一度陷入了困境。据了解,胡顺兴的女儿胡女士是唯一合法继承人,但其父从来不让她参与到生意当中,因此她对企业的情况并不了解。再加上胡顺兴父亲离世之后,不少债权人来找胡女士讨债,巨额的债务令她不敢参与其中。

图片

为了促进案件的解决,刘华明和同事积极做胡女士的工作,同时也在积极寻找投资人,希望能够将产业盘活。胡女士在这个过程渐渐对刘华明建立了信任,最终同意参与案件。在案件办理中,由于涉案人数众多,刘华明召集职工召开员工大会,选出了员工代表全程参与诉讼程序。

9月18日,济南一家同类型公司的负责人来到青岛商谈接盘事宜,经过近一个月的考察和谈判,该公司初步达成了投资意向。10月11日,黄岛法院陆续开庭审理这批劳动争议案件,同时启动了调解程序。在调解过程中,员工们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很多人放弃违约金和赔偿金,只要基本工资。刘华明告诉记者,所有案件在起诉之初标的近千万元,最终调解协议金额是224万余元,不少员工也得以在新的公司工作。

图片

拖欠工资全部支付完毕

小赵是青岛圣瓦伦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青岛圣瓦伦丁旅游有限公司经理,小赵告诉记者,老板去世之前,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最多的被拖欠了10个月,小赵自己也被拖欠了4万多元。

图片

胡顺兴去世的时候已年过七旬,但其公司的管理还是亲力亲为,没有安排继承人也没有管理团队,他的离开让一切陷入混乱。小赵说,在得知老板去世的消息后,员工们没有了主心骨,也有个别债权人想要哄抢庄园里的财物。幸亏政府及时安排了法律援助的工作人员来给他们代理,通过在法院立案保全及时查封了财产,及时止损,维护了债权人和员工的利益。

10月25日,小赵和几名员工代表来到黄岛法院诉讼服务中心送锦旗。自8月份立案,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所有案件都调解结案,员工的工资已经全部发放。当天上午,黄岛海西法律服务所主任刘华明带着他们去补缴了社保。

图片

■记者探访传奇与任性的“梦断”庄园

圣瓦伦丁庄园正门外,“中国婚纱摄影第一庄园”的牌子赫然在目,国家3A级景区的荣誉也给它增加了不少色彩。

曾经在这里工作的徐先生告诉记者,2016年胡顺兴租下这座小山头的2000亩土地,开始了“薰衣草庄园”的设计和建设工作。对于总投资金额,目前没有人说得清楚,胡顺兴曾对外声称总额超1亿元,而业内人士估计至少也需要6000万元。

进入庄园,迎面是一座别致的欧式别墅,还有两辆红色双层巴士,如今都贴着法院的封条。别墅一楼的一个大房间里挂满了火腿,据了解,这些都是从西藏引进的藏香猪腿,要经过三年的发酵后才能上市,每一条的预计价格是3800元。

别墅的由来充满了传奇色彩,据说当时胡顺兴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个类似于玩具的别墅模型,交给施工人员,只说了一句“照着这个建”。就这样,在没有设计、没有图纸的情况下,施工队愣是建成了这座和模型一模一样的别墅。那两辆双层大巴则是有些“任性”的存在了,每辆车购买时的价格都在200多万元,刚买回来的时候还能上路行驶,但不久后由于政策变更,两辆“豪车”成了只供拍摄结婚照的背景。

兼具拍摄的美感和现实的实用是胡顺兴的目标。据了解,这个庄园里有自己的养殖场、马场、水厂、化妆品加工厂、汽修厂、施工队,尽管大多数都是自产自销却都有合格的生产牌照。庄园里的观光小火车跑的轨道也由胡顺兴设计、员工共同铺设完成。当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跑马场和野生动物养殖基地已经空置,成片的薰衣草静静地在风中摇曳。

据徐先生介绍,胡顺兴生前为人和善,对产品精益求精,但在经营庄园方面有所欠缺。“庄园所产的商品出售加上门票,一年也有200多万元的收入,但是胡总做什么事情都不计成本,想要达成一个什么效果不考虑花多少钱,一定要达到目标。”来源:半岛都市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